今天的沈甜甜咕了吗

【魔道祖师‖羡澄】说书人

·极度ooc,慎点。
·中间是有车的。 @眷蕴含
·还债进度  2629/15000

  京城最大的酒楼——莲花坞,某日来了一位说书人。
  来了说书人不是什么稀奇的,身为天下有名的酒楼,莲花坞数百年传下来,什么样的人没见过?更何况小小的说书人了。
  偏偏还就是没见过这样的。
  哪个说书人可以一掷千金,硬生生买下了莲花坞的一间屋子?哪个说书人可以整天游手好闲,专以调戏老板为乐?哪个说书人武力值如此之高,轰不走更赶不走?哪个说书人如此不务正业,兴致上来了才说一段书?……诸如此类不胜枚举,目睹一切的温掌柜终是忍无可忍的说了出来——
  “今日咱们就讲讲那前朝轶事——别急,且听我细细道来。”楼内专门开辟出的一块台子上,一身黑衣,头上系红发带的俊美男子笑吟吟的站在中央,手里拿着一把扇子,时不时敲上两下。
  “……话说那前朝温氏一倒,那上上下下的子弟便死的死,残的残,侥幸遗留下来的几支,也不敢再顶着‘温’这个姓氏。当今圣上甚是贤明,不仅赦免温家,允他们恢复温姓,且族人也可入仕……各位看官,今日就讲到此处。预知后事,下回分解。”
  男子眼角余光瞄见一袭紫衣转瞬即逝,三两下收了装模作样用的扇子,匆匆跳下台去。
  “哎?哎!魏先生!”
  “这说书人怎么这样啊,说不讲就不讲,扰了兴致我看他哪儿来的收入!”
  “你还别说,人家魏先生啊,不缺这点儿钱。”
  “对呀对呀,能买得起莲花坞主院旁边的院子,他差钱用?”
  “那那那,他怎的还在此处说书?”
  “哎……这可就说来话长了,还不是因为那江老板。”
  “江老板?难道是……”
  “是啊是啊,真没想到,两个那么优秀的男子竟……唉!”
  被大堂中顾客议论纷纷的两个主角此刻正一前一后的在后院林荫路。
  “阿澄!”魏无羡视形象为无物,追上去与江澄勾肩搭背,温暖的气息在江澄耳边流动,轻轻的搔在如玉耳垂。
  “魏先生。”江澄低下眼睑,语气淡淡。
  魏无羡看着江澄一副客气模样,摆明了不想搭理他,笑嘻嘻的跳到他前面倒走,奇道:“江老板今日怎么了,被谁惹了?快说,我替你去揍他。”
  江澄杏眸一撇,自顾自往前走去。快步进了房间“砰”一下合上门。
  “哎!阿澄!”魏无羡慌了神,拍门喊。
  江澄坐在桌前,一口一口的喝着酒,眼角不知不觉渗出晶莹。
  想起了他们第一次见面。
  
 

 

  魏无羡因为不好好说书,整天插科打诨惹恼了温情,被下令赶出去。死活不从的他在门口遇见了江澄。
  “哪来的闲人?我们店可请不起,麻烦您出去。”江澄杏眼一瞪,手不耐的摸着指环。
  魏无羡看着江澄全然陌生的样子,眼中泛出些许酸楚。继而嬉皮笑脸的嚷道。
  “哎哟,这是老板吧,瞧瞧这刀削斧凿般的好皮囊,貌似潘安啊!”魏无羡眸中闪过惊艳,挣脱开禁锢,上去端详一番江澄,啧啧赞叹。趁他分神跳上台子快速地清清喉咙讲道,“来来来,我们今天讲讲掷果盈车的故事,想当年……”
  “各位客人,不好意思。”江澄环视一周,抱拳道歉,“此人擅自上来扰了各位,是我莲花坞的不对。”
  “在下现在就将他逐出去。各位这些菜,就当我莲花坞赠送的。”
  能来莲花坞吃饭的人怎会心疼区区一餐,当即就有人喊了起来,惹得众人附和:
  “江老板,别啊,我看他讲的挺好,就留下呗!”
  “是啊是啊,江老板,这莲花坞也几年没个有意思的说书人了。”
  “就留下他吧!”
  …………
  江澄听着大堂里客人纷纷开口求情,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。
  这个惹祸精!
  他回头剜了魏无羡一眼,那人愣了一下,脸上绽开大大的笑容。气的江澄直想砍死他。
  心里突然泛出一丝丝不舍。
  “承蒙各位厚爱,魏婴这厢有礼了。”魏无羡上前抱拳,开口道谢。
  原来,他叫魏婴。
 

 

  “魏婴,值得吗?”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,温情打着伞静静立在路上。
  “有什么值不值得,”魏无羡怔忪,看着走在不远处的紫色,唇角慢慢漾起苦笑。
  “不过因为是他。”
  温情看着他走远,叹了口气:“这叫个什么事儿啊。”
  
 

 

  江澄喝的迷迷糊糊,趴在桌上,眼前一身黑衣的人焦急的面色看见他得了缓和。
  “阿澄?澄澄?晚吟?”魏无羡担心他出事,翻窗进来看见人方才落下了心里的大石。双手轻轻摇着江澄,语气柔和且无奈,“怎么了呀?”
  江澄晃晃手里空了的酒坛,看着他。突然恶向胆边生,站起来压了过去。
  “阿澄?”魏无羡猝不及防,被压倒在床上,发带掉了下来,墨发散在床单上,无端生出几分魅惑。配上那双桃花眼柔情似水的看着。
  完了。江澄想。栽在他身上了。
  魏无羡看着身上人因酒意两颊绯红,一对杏眼雾蒙蒙的看着。突然喉咙一紧。
  唇上压下两片柔软,江澄舌尖毫无章法的舔舐着。魏无羡在失去理智的前一秒推开他,嗓音喑哑。
  “阿澄,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?”
  回答他的是衣服撕裂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 醉酒澄超可爱。

  “呵。”酒醒后的江澄倚在魏无羡怀里,冷哼一声,换来了一个缠绵的吻。
    “阿澄我错了,我以后绝对不去看其他姑娘了好不好?”魏无羡言语委屈,手上抱着江澄不松,“我只看你。”
    “你再看试试。”江澄懒懒斜眼一瞥,眼角飞红煞是可爱。
  “阿澄,我有没有说过,”一双多情的桃花眼盈满了眼前人,魏无羡低声道,“遇见你,爱上你,是我之幸。”
  
    我遇见你,那叫天意难违;
    我心悦你,这叫命中注定。

评论(10)

热度(9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