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沈甜甜咕了吗

【魔道祖师‖羡澄】青春

·骰输。

·赌博一时爽,还债火葬场。

·题目和内容没啥关系。

·双老师paro,也许有后续?

· @眷蕴含

  盛夏的阳光烈得灼人,高中校园里的学生们却毫无顾忌,尽情的在阳光下挥洒汗水——还有一去不回的青春时光。
  魏婴牵着江澄的手在林荫道上走着,难得的静谧悄悄蔓延。从闹腾到安静其实很短,不过一个青春的距离。
  他们重新回到了这座校园——只是不再以学生的身份。
  一向静不下来的魏婴做了班主任,着实让人震惊。而江澄为了和他搭班顺便更好的照顾这个生活白痴,于是选了较为轻松的历史。
  他们班的学生成为了整个年级羡慕嫉妒恨的,毕竟在一片中年教师里面出现两个颜值爆表,上课风趣的年轻人,还是很令人振奋的一件事。
  重点在于他们的两位老师,gay里gay气的!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一对儿。
  据学生回忆——
  有段时间,魏婴的办公桌坏了,恰逢特殊情况没办法换,历史课上从此多了一个姓魏的学生。
  上课就上课吧,他偏生还不好好听讲,以扰乱课堂纪律为己任,气的江澄无数次想把他揍去医院。
  情况大致如下:
  江澄冷着一张脸屈指敲了敲讲台,“我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女皇帝是谁?”
  魏婴坐的讲台旁边那张桌子,桃花眼一挑,笑道,“李世民和李治……”话语未落,见江澄开口欲骂,“曾经的妃子武则天!”
  江澄刚要出口的话语硬生生憋了回去,脸色黑如锅底,气闷的继续上课。
  接下来无论江澄提多少个问题魏婴始终如一的捣乱,偏偏他的答案没错,可谓是想发作都没理由。
  五六个问题下去,江澄终于是忍无可忍,把讲义往讲台上一摔,火冒三丈:“魏婴!答的这么开心,你上来讲!”
  “好啊。”魏婴眼中盛满笑意,施施然走上讲台,举手投足见端的是一派风流,“我就讲讲陈叔宝的故事给大家放松一下好了。”
  “……杨坚攻进陈国的时候 陈叔宝和两个妃子躲在枯井地下避难,军队来了,在井上问:
  ‘下面有人吗?’
  三个人瑟瑟不出声。
  ‘有人吗’
  还是不出声。
  ‘没人吗’
  陈叔宝:‘没人!’
  然后——他们被抓了。抓的干脆利落毫不拖沓清清爽爽balabalabala。”
  说到这里,魏婴一眯眼,突然将旁边站的笔直的江澄拽过来。低头吻上他的唇。
  “!!!!!”
  台下的学生们包括江澄本人都惊得说不出话,气氛就这么凝滞下去,直到悠扬的下课铃响起。
  “魏婴!你给我死来!”暴怒的江澄不好惹,偏偏魏婴就是爱惹。
  惹了还能活下来,也是个本事。
  
  
  

  
  
  
  一如当年,他们在操场上毫不在意的躺下,在繁星见证下纵情接吻,尚不熟悉换气的身体瘫软在地上,双臂紧紧将对方拥住,四目相对,是漫天繁星。
  桃花眼和杏眼对上,眸中满满的都是对方。无论多情与否,无论清澈依旧。

  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,

        余生,

              也在这里度过可好。

评论(6)

热度(77)